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师指导 > 中小学教育要做到最强项

中小学教育要做到最强项

更新时间:2016-08-24 15:47
浏览次数:
    
  最近人民论坛测评中心推出了27省会城市的经济社会公平度排名。记者梳理发现,在该榜单中济南排名第9,合肥、太原、长沙分列前三,拉萨、南宁、银川排名居后。
排行榜是这样出炉的
   在构建经济社会公平度测评理论模型的过程中,人民论坛测评中心主要遵循了全面性、敏感性、可比性、可操作性和动态性五个基本原则,以用最适宜的指标来客观评价公平程度为导向,以我国地市一级目前所处的实际发展阶段和经济社会状况为根本前提,最终选择了阿玛蒂亚·森的正义观和马克思的公平分配理论作为依据,搭建了功能公平、可行能力公平以及结果公平三个维度,确定了底线公平、机会公平和分配公平三个一级指标。
 
  人民论坛测评中心在所构建的以县市为测度单位的经济社会公平度测评理论模型基础上,通过对具体指标进行进一步修正和完善,建立了中国地方经济社会公平度评价体系。此次排行榜,是根据2015年各省会城市统计年鉴等提供的公开统计数据,以27个省会城市2014年相关数据为基础,对各市经济社会公平度进行的测评、排名。
  
底线公平:包括低保人数占比和生活水平公平度两个指标
  早期与公平有关的评价指标体系中,多以最低生活水平以下人口的低保参保率来衡量底线公平。此次,人民论坛测评中心没有选择最低生活水平以下人口应保尽保率,转而将贫困率确定为衡量底线公平的一项核心指标。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结合数据的可得性,最终选取以一个市的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参保人数占该市年末(常住)总人数的比重,来近似衡量这一指标。
  此外,选取了以一个市的城乡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比,来衡量该市城乡居民在生活水平方面的公平程度。
 
机会公平:包括义务教育完成率和中学教育完成率两个指标
  在机会公平方面,选取了以一个市的义务教育完成率和中学教育完成率来衡量该市人口在发展机会方面的公平程度。结合数据可得性,义务教育完成率以当年初中毕业生人数与九年前小学招生人数之比来代表,中学教育完成率以普通中学当年毕业总人数与三年前普通中学招生人数之比来代表。需特别说明的是,这里两个指标中均有普通初中的数据,是为了更好地反映出普通初中在“培养”和“提升”人力资本两方面的作用。
  分配公平:包括初次分配公平度、再分配公平度、收入水平公平度三个指标
  在分配公平方面,选择了以初次分配公平度和再分配公平度两个指标,来衡量收入分配上的总体公平度。在此基础上,结合数据的可得性,进一步选取以一个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占人均GDP的百分比以及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占公共财政支出的百分比,来反映该市经济社会初次分配公平度以及再分配公平度。其中,在测算人均可支配收入方面,借鉴了《中国经济周刊》中国经济研究院所曾采用的做法,即人均可支配收入=(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城镇人口占比。此外,从收入分配结构方面考虑,将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差距作为衡量分配公平的第三个二级指标。
中小学教育是强项 城乡差距亟待缩小
——详解济南经济社会公平度指标
  在27省会城市经济社会公平度排行榜中,济南排名第9。这一排名是对底线公平、机会公平、分配公平三方面指标进行测评综合得出的结论,也客观反映了济南的相关情况。本报就此采访了相关部门的专家,就济南在各个指标上的排名进行分析。
底线公平度
  济南排名第20位城乡发展不平衡拖了后腿
  在底线公平度这个单项指标中,济南在27省会城市中排名第20,太原、西宁、杭州排名居前,长春、拉萨、银川排名靠后。
  这项数据主要是根据计算低保人数占比和生活水平公平度两个指标综合得出的结论。记者获悉,2014年我市的低保人数为105462人,占常住总人口的比例为1.49%,到2015年低保人数下降到103518人,占比下降到1.45%。在生活水平公平度方面,济南的城乡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比2014年为3.13,2015年下降为3.06。有关人士分析认为,在我市的低保人口中农村人口占比近八成,其中因病致贫者又占了多数。这说明,我市的农村发展还相对落后。此外,济南市的城市低保标准门槛相对较低,也是导致我市低保人数相对较多的原因。举例来说,底线公平度排名第一的太原,2014年市区480元/人/月,而济南市区则是最高510元/人/月。我市的城乡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比不平衡,主要是由经济发展水平、城乡体制分割现象严重以及发展机会不平等造成的。在长期存在的城乡二元经济社会结构下,城乡之间公共基础设施、人均收入水平、市场化进程等方面始终存在较大差距,并进一步导致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长期存在差距。特别是我市县域经济发展滞后,与市区经济很不协调,这就容易造成城乡收入差距过大。收入差距大了,支出的差距也会相应拉大。
  近年来,我市的这些数据在不断好转。市民政局介绍,全市低保人数占比下降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随着城市棚户区的积极推进,政府拿出相应拆迁补偿款作为一次性补偿给拆迁对象,而棚户区则聚集了大量低保对象。根据我市低保政策的有关规定,在核实低保家庭收入时,所领取的一次性补偿或安置费要作为家庭收入,按照当地的低保标准平摊在可分摊的月份内(扣除其中需要交纳的养老保险费)。在可分摊的月内,该家庭不能享受低保,在客观上使低保人数不断减少。
  二是劳动部门加大了对零就业家庭就业扶持的力度,积极组织劳动技能培训,做好就业指导。同时我市多次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去年为每月1500元,低保对象只要找到合适的工作,家庭收入就会有很大的变化,“低保养懒汉”现象大幅减少。
  三是低保制度更加完善和规范,通过严把入口关,把不符合低保标准的城市居民拒之门外。
  有关人士分析认为,底线公平度指标是济南排名最差的一项,这也正是济南的短板所在,那就是济南城乡发展不平衡。因此,未来济南需要重点解决城乡发展差距问题,推动县域经济快速发展,加大“三农”扶持力度,在制度设计和政策因素方面逐步消除城乡壁垒,促进农村人口进得了城,并能享受城市人口待遇。
机会公平度
济南排名第3位中小学教育是强项
  在机会公平度这一指标中,济南位列第3。据统计,2014年我市义务教育巩固率为99.06%,普通高中三年巩固率为99.83%;2015年义务教育巩固率为99.5%,普通高中三年巩固率为99.75%。
  济南的这两项指标为何能在榜单上如此靠前?记者从市教育局获悉,多年来,我市围绕推进办学条件均等化,实施了四大工程。2008年,启动投资1.3亿元的农村中小学“211工程”,解决了520多处中小学的取暖、改厕和热水热饭问题;2011年,启动普通中小学办学条件标准化建设工程,累计投资36.05亿元,完成924所中小学标准化工程并通过省级验收;2013年,启动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校舍标准化建设工程,累计投入6.1亿元,改造校舍42万平方米;2014年,启动平阴等四县区“全面改薄”工程,目前已投资4.56亿元,完成规划投资的69.3%。四大工程的实施,基本实现了城乡办学条件均等化。
  与此同时,从2011年起,我市便全面推行优质教育资源带动共享战略,通过名校输出管理、名校托管、“名校+新校”、“名校+弱校”、教育集团、城乡联盟等形式,从教育理念、管理方法等给予全面帮扶,提升薄弱学校管理水平。
  随着教育公平的深入推进,2015年全市10个县(市)区全部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县(市)区验收。
  2013年,我市对学区进行集中公示,将学区划定范围、学校学位信息、招生办法等全部向社会公开,实行网上招生。与此同时,明确规定择校生中考时不享受指标生和推荐生待遇,禁止公办学校收取择校费,将优质高中招生计划的68%作为指标生分配到初中学校,这些政策有效遏制了“择校热”。2015年,全面落实100%的公办小学划片免试就近入学、100%的公办初中实行对口免试直升,实现“零择校”,把教育公平真正落到了实处,包括高中在内,济南没有一个“条子生”。
  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秋季开学起,我市将全面实现“零择班”,从小学到高中,统一按照电脑分班。在生源的分配上,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可以根据学生的性别比例,采取电脑派位、均衡分班的办法组建班级。而对于有考核成绩的高中阶段学校来说,可以根据学生性别比例以及成绩高低,采取蛇形排列的方法分班。“从‘零择校’到‘零择班’,再到解决‘大班额’,我们全力推进每一名适龄儿童受教育机会的公平、公开、公正,阻断追逐特权的恶性循环,让家长们放心,同时也为学校管理带来好处,让考核评价班级和教师的起点更加公平。”该负责人表示。
分配公平度
  济南排名第11位发展快的城市多数难兼顾公平
  在分配公平度上,济南排名11位,虽然较济南的总排名低两位,但相差不大。梳理该榜单可以看出,人均GDP排名靠前的城市,该项排名均不高。比如,济南的人均GDP在27城中排第7,前6位的广州、南京、杭州、武汉、呼和浩特、沈阳分别排名16、13、6、15、24、1,只有沈阳一市排名超过了GDP排名。由此可以看出,经济相对发达的城市,多数存在分配公平度相对较差的情况。
  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推进初次分配收入公平度提升方面,我市近年来不断完善企业工资收入分配制度。2014年,市内五区月最低工资标准为1500元,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15元,2015年两项分别上调为1600元和16元;2014年长清区、章丘市、平阴县、济阳县、商河县月最低工资标准为1350元,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13.5元,2015年两项上调为1500元和15元。各区县最低工资标准差距进一步缩小。此外,今年我市出台了《济南市市属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进一步完善了市属国有企业激励约束机制,规范了企业的内部分配行为,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差距将逐步趋于合理。
  在推进再分配公平度提升方面,2014年,我市就业困难人员灵活就业社会保险补贴标准,由每人每月355元调整为每人每月418元,2015年上调至471元,比上年度增加53元;2014年企业(单位)吸纳就业困难人员社会保险补贴和岗位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851元,2015年7月上调到936元后,于10月再次上调到2188元,今年又增加到2441元。此外,我市还不断提高创业补贴,在全省率先实现了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的全覆盖,推动农民工全面参加五种社会保险,农民工与城镇企业职工在社会保险方面基本实现了“同城同待遇”。2015年,我市先后启动机关事业单位医疗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向职工养老和医疗保险制度并轨,做到了社会保险制度全覆盖,基本实现人人享有基本社会保障的目标。
  有专家分析认为,初次分配公平度,实际上涉及政府、企业、居民三者分配国民收入的问题,发达的城市往往更加注重效率,会导致收入分配差距较大。提高初次分配公平度,需要从宏观调控角度,依靠财政政策、税收政策、分配政策以及法律、行政等方面的手段解决问题。提高再分配公平度,则需要加大社会保障和就业等方面的财政支出和统筹协调。此外,还要通过缩小城乡收入水平差距提高分配公平度。
相关推荐